台湾推举究竟“经济优先”仍是“政治优先”?-中新网

经济与政治的联系一向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议题,在台湾尤为显着。台湾民众热心政治,有着激烈的政治疯狂,特别是在推举期间更是如此,投票率一向居高不下。一起,台湾民众也十分关怀经济民生问题,在许多民调中都将经济问题置于重要位置。经济问题是安身之本,民生问题是日子之基,才会有学者不时对当局大喊“白痴,问题在经济”。那么,当下的台湾民众或选民是更关怀经济问题仍是更关怀政治问题?或者说政治、经济问题哪个才是台湾民众的优先挑选?则是需求镇定考虑与科学剖析的。


在西方民主社会里,经济尤其是经济方针是推举的首要议题,直接联系到推举的胜败。但在台湾区域好像则有所不同,尽管台湾民众把经济民生议题时间挂在嘴边,以为经济民生问题优先,但在推举活动中,经济问题却好像不再是需求优先挑选与考虑的问题,而是让坐落政治,整个媒体与社会舆论焦点全会集在与政治相关的推举等议题上,政治态度或政治倾向成为推举的优先挑选。

2019年9月台湾《全国》杂志发布一份关于等待台湾领导人最优先处理问题的民调,经济发展以35.7%高居第一位,政治恶斗以15.3%居第二位,“国家安全”以13.5%居第三位,两岸联系以13.2%居第四位,贫富差距以10.9%居第五位。就这个民调调查,台湾民众最关怀经济问题,政治、安全、两岸联系与贫富差距远在这以后。

这一民调成果与当下台湾社会注重焦点以及民众对领导人推举支撑目标好像存在显着差异与敌对。蔡英文在推举中主打“政治牌”,以“抗中保台”为推举主轴,民进党主席卓荣泰乃至揭露提出树立“保台抗中大联盟”,蔡英文更是无意施政,悉数精力投入到推举活动之中,推举又聚集在安全、两岸联系与香港等政治议题上,以此激起岛内民众的“惧中”与“反中”心情。国民党提名人韩国瑜主打“经济牌”,高举“庶民”大旗,以“台湾安全、公民有钱”为推举主轴。可见,这次岛内推举实际上变为“政治牌”与“经济牌”“安全牌”与“民生牌”的对决与比赛。按理,台湾干流民意是着重与注重经济发展,打“经济牌”的韩国瑜的支撑率应当抢先,打“政治牌”的蔡英文支撑率应当落后才对,但实际却相反。依现在多个民调成果调查,打“政治安全牌”的蔡英文抢先打“经济民生牌”的韩国瑜许多,与《全国》民调提醒的民众对领导人执政方针的等待与投票构成显着敌对。尽管其间的原因杂乱多样,但就民众对经济发展的等待与政治挑选仍是一个值得研讨与注重的重要问题。

怎么解说这一敌对现象?一般来说,台湾民众像许多国家或区域的民众相同,都十分注重经济问题,也都期望领导人优先处理经济发展问题。但这种知道与判别是有条件或条件的。在不触及政治与推举的状况下,民众当然期望优先处理与发展经济,改进民生或进步日子水平,但一旦触及政治、安全议题尤其是推举时,状况就会发作显着改变,民众的挑选就不再简略地以经济民生作为仅有的视角或决议投票行为的重要规范,而变得杂乱与多元。政治态度倾向与热情心情变得更为杰出与重要。首要台湾是一个多元二极敌对社会,这是知道与解说当下台湾的底子结构性问题。台湾选民是由蓝、绿与中心三大块组成,其间蓝绿是底子的政治结构。一般来说,绿、绿选民在挑选投票时,不是以经济发展为优先,而是以蓝绿政治态度为优先,即“蓝选蓝,绿选绿”。绿营选民特性是凝集力强,联合度高,蓝营选民则凝集力弱,联合度不高,然后会呈现绿营选民绝大多数约90%左右会支撑蔡英文,而蓝营选民只要75%左右支撑韩国瑜。而在绿营底子盘略大于蓝营的状况下,就会呈现现在蔡英文支撑率抢先韩国瑜的状况。只要中心选民中的少量经济选民才会做出以经济发展作为推举投票行为的经济理性决议。

特别是政治议题比较灵敏,触及主权、安全、国族认同、政治态度等问题,易于进行政治动员与政治操作。民进党又是一个长于推举与政治操作的政党,经过有意操作“恐中”“惧中”“反中”与“抗中”及香港等议题,激起民众的恐惧心理与心情,凝集政治毅力,冲高蔡的支撑率。

当然,经济问题在台湾推举中的重要性也不能忽视,依然是提名人需求认真对待与答复的问题,仅仅手中的资源不同,操作的方法不同,作用也有所不同。蔡英文在操作政治议题的一起,也十分注重经济民生问题。其最重要方法便是经过把握的权利进行大举方针买票,近几个月以来,连续收购减税、补助、奖赏等方针办法,对农人、渔民、企业、青年、独身等不同集体与阶级施行不同的减负降税优惠办法,的确收到了不少的政治作用,是蔡支撑率上升的重要原因之一。但这些时间短经济现象掩盖了台湾经济发展存在的底子性问题与长时间走衰本相。“推举经济”形成的经济后遗症会在逐步累积,反而最后会损伤经济健康发展。如曩昔推举政见推进建筑的屏东机场宣告失利,推举年电价“冻涨”等仍在继续,蔡当局不只宣告严峻亏本的台电价格不调涨,又推进高铁屏东延长线等等,均是政治与推举的考虑,是把经济议题政治化的典型。

可以说,在今日的台湾,外表看似经济优先,民生优先,但实际上并不是经济发展优先,不是民生改进优先,而是政治优先,安全优先,特别是在推举局势下政治安全优先就更为典型与显着,经济议题与经济方针等变成为推举服务。《全国》杂志关于台湾民众对领导人最优先处理问题的民调剖析文章明确指出,“到最后,看似经济决议咱们的未来 ,但政治才是背面最深层的驱动力”。这便是当下的台湾,虽声称市场经济,尽管民众最关怀经济与民生问题,但一旦遇上政治与安全问题就会发作改变,政治或“统独”态度就会凌驾于经济之上,变为最优先挑选。因而,当下的台湾是一个高度政治化的社会,而非真实理性的经济社会。(作者:王建民,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讨所研讨员,福建闽南师范大学两岸一家亲研讨院声誉院长)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